僕は幻想に溺れた愚か者
日日徒然】 

♀/1982/B/射手。
愚者。
遊園地:豆瓣微博
出沒注意。

2008/04~2010/03  
2013/03~               
by e.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by e. 2013/10/08 00:44   【 雑談 】  comment/1  trackback/0
我最近很暴躁。


不知是因为提前到来的更年期导致内分泌失调,还是内分泌失调导致更年期提前到来。
有时候我一边告诉自己:“慢一点,慢一点。”一边感觉脑子里呼啦呼啦停不下来(劳累感×3)。
我是不是在某些地方抗压力zero?
这种失控,经常满怀恶意,而且马上因为察觉到这一点而感觉糟糕。
这样下去我大概得去背背般若波罗蜜心经。

一行动就充满无力感,摆脱焦虑的唯一办法是干脆放弃。
什么也不干,发呆,纯玩。
所以我的十一长假就这样度过,可终究不是办法。

前面的道路上满是讨厌的东西,能做到的事也变得做不到了。
如果不能做到也倒好了,源泉在于“本来能够做到的”。
那么,能够干脆放弃也倒好了,反正也不是我追求的,明明是别人擅自这么期待。

烦恼。


半泽直树快来帮我对他们说:“你们若敢再拖我们的后腿……”

办公室倒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by e. 2013/07/17 00:20   【 雑談 】  comment/1  trackback/0
不知不觉7月了,因为上次更新还是4月,博客上出现了广告,仅仅因为这一点,也要购买VPN来更新呀(笑

最近连豆瓣的ID也改成了“日日徒然”,此前是扣扣,然后是微博……也许什么时候某e会彻底消失,EVA_05也好ermine也好,毫无意义。
豆瓣的签名字数限制太短,先是改作“堤叔脑残粉”,一周休息日连工作日每夜熬到三点左右补堤叔的各种片、剧、舞台……
然后,这样的事又来一波,加成“堤叔脑残粉,堺叔脑残粉”。
再然后就转了妹纸方向,树里的时候已经是极限加不下了。
满岛光。
最近在看松隆子。其实一直对她的印象很好,却自己也记不起是从哪部片变得这么喜欢她,但也就是普通的喜欢,作为八卦爱好者连她和木村这么广泛传播的××(梗?纠葛?传闻?)都不知道。随便一找,豆瓣的HERO SP下评论里就有人像bilibili的弹幕里一样唏嘘「就连木村拓哉,也不爱松隆子」。两人那种特别的气场和联系,以前的话或许会觉得好萌好萌而可惜可惜,现在却有点别样的情绪。
这样是不行的啊。
那还不如,就当最普通的朋友吧。若是无法成为最普通那种,干脆路人,至少回忆不至于太糟糕。
你会否这么想呢?

豆瓣的签名反正也加不下了,索性签名大改,头像也换成同微博扣扣一样。自从扣扣换了奈良美智这张后,不止我觉得也不只是二次元的朋友觉得,扣扣上同事都跟我说跟本人好像(笑 个人觉得,比起齐刘海、高额头和胖脸,我觉得最神似的大概在于那一脸不高兴的吊三白眼。
所以,若是在宜昌的公交车上看见这副德行的真人版,板着脸,戴一副眼镜,头发有一丝丝白发经常被误认挑染,就招呼我一声吧^_^
现在的签名是“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没加标点是因为万恶的豆瓣字数不够了。出自《诗经》名为《黍离》的一篇,讲的大概是徘徊在故土上不舍离去,了解我的人知道我心忧愁,不了解的人还以为我别有所求——很适合拆迁的一句(nod 至于突然想到这句且改成这句的原因……就是夏之忧郁罢了,了解我的人就该知道连我自己也说不清为啥,就这么忧愁起来。

若是从胜利三路下车,就有一条曲曲拐拐的小道,能从平房的大门间穿梭回家。有一家的违建栏杆的绿漆铁门上,有一笔一画的粉笔,写着:“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大约摹写了半阙,每次从那穿过我都会看见。今天他们家斜对门,门口的嫂子在发煤炉子,低矮阴暗的屋檐深处,传来二胡的声音。倒也惬意。旁边用油漆桶种的花草,刚浇了不少水,洒落在水泥地上。
每天毫不停留的疾步穿过,明明没有在意,却还是看到了。这样的景色。
能少一些这样多余的注意力,头上就不会一丝一丝的白发了吧。

在补松隆子之前,已经看了大概是最近看的印象最深的电影《卖梦的两人》。简介重点全错,CM也像是导演以外的人剪辑配乐,节奏怪怪的。阴差阳错的看了,超出预想。当时就从导演的掌控力和表达的角度,推荐了,也没人理我。豆瓣得分也只有7。看过后过了一阵,回味的感觉也超出了预想。有一些地方刻画在记忆里散不了。其实之前看过导演西川美和的《亲爱的医生》,之后又看了她的《摇晃》,都不错但又都没有这个印象深刻。
啊啊,明明是三观不正的夫妇俩,却让看的人觉得自己都跟着三观不正了,又帅又萌又悲伤,丈夫你出狱后也要跟妻子在一起啊,请务必。


其实我想照一张松隆子斜背着背包打伞站在楼梯下,可是都没人截居然,超帅的好么!算了,我这么懒,将就放一张特别版本的DVD封面。

若是我来剪CM,大概会用这样几个镜头。
————
6秒:蓝色清晨,丈夫骑车去往早市。浮现导演、主演字幕。

4秒:封面的那一幕夫妻俩看着火光,烧掉了一切。
5秒:快切,妻子打工、丈夫消沉、丈夫与女人做爱。
4秒:发现出轨的妻子坐在浴缸边把热水笼头平静的用脚推过去。

10秒:妻子说,男人要让女人爱上,只需要温柔——丈夫对各种女人的温柔细节镜头快切;
10秒:和一点点软弱——丈夫对各种女人示弱镜头快切。

3秒:黑底标题放大:卖梦的两人
4秒:借据贴在门楣上,妻子拍手对丈夫说:挣更多的钱还给她们吧。

3秒:妻子坐在丈夫的自行车后座上。
5秒:丈夫在妻子的指导下打电话。
3秒:丈夫架妻子踩着自己脚去睡觉。
5秒:丈夫说你就是没报复够吧,妻子举起水杯又停住。
4秒:两人计划新店。
2秒:妻子看着丈夫骑车出门。
3秒:丈夫和寡妇一家其乐融融的一幕。
2秒:妻子拿起案板上的刀。
4秒:雨里小孩对摔倒的妻子说:“阿姨你没事吧?”

3秒:以在路上奔跑的妻子为背景浮现上映日期。
————
合计90秒。 
by e. 2013/04/07 17:10   【 畫面 】  comment/0  trackback/0

从河底问好
川の底からこんにちは

导演: 石井裕也
编剧: 石井裕也
主演: 满岛光 / 遠藤雅 / 相原綺羅
官方网站: http://kawasoko.com/
上映日期: 2010-05-01
片长: 112分钟
IMDb链接: tt1611082

-> 豆瓣页面 <-

  豆瓣评分不高(而且有不少极端差评XD),我个人却觉得不错。我估计评分不高的原因是画面有一种小成本、复古上世纪、社团实验电影的气氛。故事也讲得不够严肃,像是啄木鸟与雨那样的无厘头。我倒不介意。而且觉得严肃口气的评论,都好像傻瓜。
  脚本和监督都是石井裕也,台词经常都是琐碎的、表面的,简单到哪怕字幕很烂我都能基本知道对话。人物台词如此琐碎的原因,似乎是不知道在想啥、或是啥都没想、或是啥都不想说,对话总是吞吞吐吐很宅很暧昧(笑
  我喜欢这片子的第一个理由,就是它所讲述的父女关系。果然女儿除了自己及兄弟姐妹以外,就只能接受母亲爱着父亲和被父亲所爱(笑 要接受父亲是男人这一点,需要相当的纠结呢。幸福的开关里也讲到了这一点,虽然只是暧昧的关系,三个女儿也表现不同的态度,实际上内心里全都纠结得不得了……最后释然了不也就那么回事吗。而爸爸呢,只要有女儿,多少都有恋女情节啊,老是念叨幼儿园时的女儿是多么可爱什么的,直到长大、变老都一直那么可爱。
  第二个理由是,导演似乎有某种倾向女性,“男人都是旅行者”,被眼镜欧巴桑一巴掌打醒了。才不是,男人都是傻瓜(笑
  第三个理由是,“因为不是伟大的人,所以必须要努力才行。”母女俩一开始不能相互接受的原因,果然是太相似了,哪方面都相似。
  追加的理由,居然不是满岛光,而是小女孩(笑 小鬼太萌了,看电视新闻那里,转过头说:“不要杀我……”我笑屎了,把这个臭屁小鬼吓得不轻。后来没有跟爸爸走(眼光赞,小孩果然都仰慕帅气的!讨厌不帅的!),变成佐和子的跟屁虫,回家的时候说一句她跟一句,还帮佐和子找爷爷借钱,萌死了w
  社长好惨的,女儿居然拿他的遗骨扔负心汉,他在天之灵也会猛烈的帮女儿砸负心汉吧,因为是爸爸啊。
  最后,为啥会觉得故事无奈啊、黑色啊,我个人觉得这明明是个挺热血的励志故事啊……

p.s.我喜欢石井裕也。不是因为他后来成了满岛的老公,更没有因为这个反而讨厌他XD 我喜欢他含含糊糊的词穷和不装逼的视角。 
by e. 2013/04/01 02:07   【 畫面 】  comment/0  trackback/0


因为有些介意中文译作“曝光”,就去查了日文原标题。果然这种故意影射的歧义是日文标题里没有的,译者耍了一点小聪明。原文むきだし比起曝光有一点不符的是,更偏向主动,加上那种变态的感觉大概可以叫做:爱的露出(这里的露出确实就是暴露狂的那个感觉),感觉更符合主题;中文爱的曝光有一点误导,但趣味是暗示了“盗摄”这个情节。 
by e. 2013/03/09 00:23   【 翻譯 】  comment/1  trackback/0
摇滚不止
神聖かまってちゃん
作詞・作曲/の子

翻译:ermine
校对:小卖
*无断转载禁止*

前一天晚上,我在站前的音像店里
租了披头士,租了性手枪
这些被叫做“Rock'n Roll(摇滚)”的东西
然而,完全搞不懂哪里好听

(哼歌)
do da doda
turatura
oh yeah! yeah! yeah!

日暮时分,从社团回家的途中
我又听起了披头士,听起了性手枪
有什么和之前不一样了
拿掉MD也好,取下耳机也好
乐声轰响不知为何完全停不下来

(哼歌)
do da doda
turatura
oh yeah! yeah! yeah!


现在仍能远远听到那时的那首曲子呀
由远及近就在耳边嚎叫

从遥远的过去看着吧,我还是当初的我
第一次发觉,那时给我的冲击
无论何时、无论何时、无论何时仍一如从前

一次又一次,冲击着我
就这样更多、更多、更多、更多
一次次冲击着我!

向遥远的你倾吐出来
由远及近在你耳边嚎叫

最近的曲子啊已经全都烂得像屎!
你这般说到,哪个时代都是一样

因此
我现在、现在就要放声呐喊
我现在,现在就将对你弹响吉他
你现在,现在也不必立刻明白曲子的含义
现在奏响 此时奏响

摇滚永不停止


是的,我心底那个十几岁的小子
Rock'n Roll
曾经稍微觉得放学路上要是听听
应该不错

————
小卖说,能把“ビートルズ”“セックスピストルズ”念得这么溜一定是用森命在唱。
从第一遍就把“叫んで”翻成“嚎叫”显然是受了满岛妹纸的影响。话说把歌毁成那样不全是满岛妹纸的责任,听了原唱我才知道这歌本来就是调子若隐若现似有还无……
“最近の曲なんかもうクソみたいな曲だらけさ!”这句深得我心。所以,是说我一直都是个中二……中年吧。
最后一段一开始翻的就是“是的,心底那个十几岁的家伙/曾经稍微觉得/放学路上要是听听摇滚/应该不错”,从语言节奏上来说这样比较顺吧?但最后那个“ロックンロール”念得太好听了,我想小卖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跟我说的时候就下意识的保留了“Rock'n Roll”。所以,就算毁了我的节奏,我还是调了语序专门留下这个词>_<
神聖かまってちゃん,怎么会被翻译成神圣“放逐”呢??“かまって(ちゃん)”中文怎么概括我可不可以去问问岚少啊,因为她那里很多这种人嘛(包括我)~

下附:试听+原文 
TOP /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